海外医疗
医院展示
  • 英国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介绍
  •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布列根和妇
  • 日本东京医科大学医院
  • 英国皇家马斯登癌症中心
  • 瑞士保罗谢尔研究所
联系方式

邮箱:biyanan@healthy-med.cn

电话:400-811-5152

传真:

海外医疗

海外医疗:并非那么遥不可及

2018-08-22 15:18      点击:

疾病是生命的阴暗面,是一重更麻烦的公民身份。每个降临世间的人,都有双重公民身份,其一属于健康王国,另一则属于疾病王国。尽管我们都只乐于使用健康王国的护照,但或迟或早,至少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每个人都要不得不承认——我们也是另一王国的公民。 ——苏珊.桑塔格

 

曾几何时,人类征服了瘟疫、天花、肺结核,然而癌症在疾病的暗夜里蛰伏至少两千年后,终于在20世纪成为“众病之王、恐怖之君”。它端坐在疾病王国的宝座上,傲慢地嘲笑和摧残着它的宿主——我们的身体。

到今天,人类拥有摧毁世界的可怕力量。但是,源自于我们体内一个不受控制的细胞所导致的系统性疾病——癌症,我们却迟迟不能征服。全国癌症登记中心2015年的数据显示,在中国,平均不到10秒钟就有一个人确诊癌症。2017年的数据表明,中国2013年新发癌症病例约有368.2万例,死亡病例222.9万例。

过去十年间,拾叁太保有四位亲戚罹患癌症——有两位是在40多岁时发现乳腺癌,其中一位在北京的大型三甲医院被误诊,确诊时已是晚期,在经历了两年抗争后溘然长逝。另外两例是在80多岁时发现肺癌和结肠癌。

癌症离我们如此之近,让人难免唏嘘。

 

从医学上说,如果癌症病人经治疗后5年里体内不再有癌细胞,则被称为“临床治愈”。国际上通常用“五年生存率”来衡量一个国家治疗癌症甚至是整体医学水平的高低。中国的数字大约为30.9%,美国为66%,差距十分明显。即使是离我们较近的国家和地区,例如日本、新加坡、香港和台湾,其整体医疗水平也优于我们。

以我的亲戚为例,她生活在北京,去的是大型三甲医院,尚且被误诊耽搁了三个月,可想而知,处在医学水平欠发达地区的患者也会有类似的遭遇。

每一个在北京的大型公立医院看过病的人都经历过这样的场景:等了很长时间,终于见到医生,却在短短几分钟后被“打发”,或者是东奔西走去做各种化验、检查。如果只是小毛病也就算了。倘若得了较为严重的疾病,不免心里还要上下打鼓:医生的诊断准不准?治疗方案靠谱吗?

是中国的医生不负责任吗?显然不是。每一位医生都是怀有治病救人的初心的。然而,现实是我们的医疗水平落后于发达国家和地区,我们的医患关系也常常是脆弱、敏感、一触即发的。

 

以癌症治疗为例,我国的治疗水平逊于发达国家,原因包括:

1、医疗资源和医生培养水平参差不齐:少数一线城市拥有国内最好的医疗设施和医疗条件,集中了最优秀的人才。

2、巨大的门诊量:上述状况直接导致全国各地的病人一旦疑似罹患重大疾病,都会涌向少数大城市寻医问诊。医生们被巨大的门诊接待量所束缚,疲于奔命,每个病人都成了医学流水线上的“产品”,得不到个性化的、深入的对待。

3、国家投入不足:医护人员超负荷的工作量与其收入不够匹配,加上国家的投入不足,各个科室都有创收压力,于是有了“以药养医”。

4、缺乏多学科会诊制度:病人到了哪个科室,就会接受该科室作为主导的治疗方案。不同科室的会诊远远不够充分,难以发挥多学科协同治疗的优势。

5、国外新药的进口审批流程漫长:国外投入临床治疗的新药常常要晚8至10年才能进入中国。这除了有对国外原研药持十分审慎的态度之外,审批慢也有一定的利益考量:保护国内药厂。但结果是,病人不能享受世界最新的科研成果,从而被逼向海外求医。

 
携康长荣
 

来自美国顶尖医院的数据表明,近几年来赴美国治疗癌症的外国人最多的是来自中东,其次是中国,但后者已有赶超之势。

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去美国就医?除了有更为先进的医学技术和医疗设备之外,美国也是创新药品的研发先锋。完善的专利保护制度让厂商有足够的动力研发新药,尽管新药只能被少数经济条件好的病人使用,但专利保护期过后涌现出来的仿制药则因为价格便宜而让更多的人用得起。从长远看,这样的机制会让所有人受益。

在美国,培养一个医生的成本十分高昂——先要读完大学,然后进入医学院学习。毕业后,还必须在医院住院服务若干年。医生的高收入与较为和谐的医患关系,使行医成为一种体面的职业,学医成为菁英人群的热门选择。

不得不提到的是美国及医学发达国家有着更先进的医学文明。在中国就医,能遇到耐心的医生常常要靠运气。在敏感而微妙的医患关系下,病人与医生之间存在天然的戒备和小心翼翼。而这对于癌症病人殊为不易——在脆弱的身心状态下,癌症病人的无助感和求知欲显得格外强烈,他们迫切希望医生回答所有的问题,为他们增强活下去的信心。

在美国有过就医经历的人,常常对于医生展现出来的耐心印象深刻。美国的医生不仅会详细地解答病人的疑问,还会充分尊重病人的知情权与决定权,形成以病人为中心的治疗机制。不论病人最终的治疗结果如何,来自医生的关怀都会帮助病人完成自我身份的重建——在一个由病人、家属、医生、护士组成的团队里,只有疾病才是“敌人”,病人既是接受帮助的人,也是这一场长期“战斗”的参与者。

 
携康长荣
 

什么样的癌症患者可以考虑海外就医?根据MD安德森癌症中心胸部肿瘤放疗主任张玉蛟的说法,撇开经济因素不谈,不同癌症阶段的人都可以考虑海外就医——

- 早期癌症病人到海外就医,可以减少误诊率;

- 中期癌症患者需要综合性的治疗手段,这个时期治疗的副作用较大。发达国家的医疗团队对副作用的控制较好;

- 晚期癌症病人如果放疗、化疗和靶向药物都不起作用,在身体状况允许的前提下,可以考虑去美国尝试新药和新疗法。

 

赴海外就医之路并不好走,需要面临至少三个挑战。

第一个是资金。外国人在美国就医,费用要全部自行负担。以治疗癌症为例,在顶尖私立医院的一个疗程(通常是半年到一年)少则需要二三十万美元,多则近百万。这还不算租房和日常生活开支。更紧迫的是,要先交清这笔费用,才能开始治疗。而仅仅准备一个疗程的费用并不能让人放心,因为治疗具有持续性,后续的费用也要事先考虑好。归根结底,医疗的本质是拿钱换命。生命既无价,也有价。

第二个是医院与医生。从选择医院、寻觅医生、提交病例到医院最终同意收治、预约排期、长途飞行、安排住宿,需要做不少翻译、沟通和联络,单靠病人家属无法完成,需要借助专业机构的帮助。

第三个是文化。背井离乡来到异国,没有众多亲友支援,脱离了习惯已久的生活环境,病人和家属需要直接面对语言、观念、思想文化的巨大差异。

 
携康长荣
 

重重困难让海外就医看起来难以实现。但是,通过商业保险,可以让一切变得可能。

简单地说,能够赴海外就医的医疗保险有两种形态。一种是覆盖范围较广的高端医疗保险,可以治疗常规的各种疾病,但保费也较贵。另一种是专门治疗癌症等几种常见高发重大疾病的海外医疗保险,保费相对便宜,保额高,工薪家庭购买也不会造成过重的经济负担。

上一篇:海外医疗:重要的事
下一篇:海外医疗:癌症≠死亡,这些癌症可以治愈